• 当前位置:首页 > 中国  >  湖北  >  鄂州市慈善总会  >  慈善文苑
我慈善,我快乐
2011年08月15日    

据调查显示,2008年可能是美国人圣诞送礼最“小气”的一年,圣诞消费的变化,与美国人对经济前景的悲观预期密切相关。但对许多美国人而言,尽管手头缺钱,但三类圣诞开支必不可省:一是圣诞树,二是电子产品,三是慈善捐款。据皮尤中心调查,84%的美国人通过各种渠道提供慈善捐赠,为在金融危机的“寒冬”中度过的圣诞假期增添了温情和暖意。

许多人在经济不景气,生活质量下降的情况下,仍然想到了,在自己享受圣诞大餐时,仍有人需要大家的帮助,慈善不仅仅是一时兴起的善心举动,而应是一种生活习惯。他们保持或坚守的这种不变,像是冬天的暖阳,让人温暖和感动。

我们的国家2005年慈善捐款总额是31亿元,2006年是100亿元,2007年是309亿元。不论是单笔最高捐赠,还是普通民众自发捐款的规模,在2008年这个特殊的年份,均创造了中国慈善事业的新记录。中国是否已成为慈善大国?经历了“5.12”地震灾难的中国慈善事业有哪些值得反思和总结的地方?

从这些数字中间不难看出两个问题,一是我国慈善事业发展仍然处于初级阶段。二是公民在日常生活中对慈善事业没有予以太多的关注。这其中既有中西方文化差异的影响,更重要的是一种慈善理念的支撑。作为刚刚起步的中国慈善,不应仅仅关注捐赠和救助金额,不能只以量化指标衡量慈善理念深入人心,全民参与慈善,并最终将慈善成为一种生活习惯,这正是我们中国慈善事业发展进程中所要努力去做的。

在讲述故事的时候,公众人物杨澜也提到,自己和吴征这两年一直都有捐资产的念头,但想法并不明确,我俩总说等退休之后多捐些财产。但是2005年身边的几个好朋友们突然离世,以及其他一些原因,让我们的想法有了变化,陈逸飞也是我们的朋友,去世之前对财产没有交代,弄得死后还引起纷争,我们于是决定,迟早要做的事情,不如现在就做吧。

别人会问,你这样做是有什么目的啊?从某种程度来说,这是我们非常私人的决定,就像我有一件漂亮的衣服,我愿意送给好朋友,我觉得分享之后很快乐。钱可以造福,也可以造孽。我们这样做,反而给了孩子很大的解放,我们在有生之年享受到很大的快乐,也可以建立很好的传统。我也不希望自己给别人带来道德上的压力,这只是个人不同的生活方式而已。

在我接触的很多企业家中间,也有不少人是这种想法:“等我退休后,等老了我就……”“迟早要做的事情,不如现在就做吧!”尽自己所能去做,哪怕只是点滴。在德克萨斯州的一个庄园里举行的一场慈善晚宴上,一个名叫露西的小女孩捐出了自己全部的30美元零25美分,她说“慈善的不是钱,是心。”令在场的所有人动容。

从近年来国家出台的各项优惠政策,以及今年国务院对民政部的职能调整中,成立了“社会福利和慈善事业促进司”,尤其是胡锦涛总书记亲临第二届中华慈善大会现场并发表重要讲话中,我们都不难看出国家对慈善事业的重视,也充分说明政府强力推进慈善事业发展的决心。我们有理由相信,慈善终将会从参与应急救灾逐步走入平时社会建设的各个领域,成为大众的一种生活方式。“我慈善,我快乐”,将成为一种现代生活观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