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首页 > 中国  >  湖北  >  鄂州市慈善总会  >  慈善文苑
总有一份施舍会温暖一片雪花
2011年08月15日    

外面飘起了细碎的雪花,路上的行人都把自己裹的严严实实的,步履匆匆地走过。我和朋友从一家小吃店里出来,刚才的寒意都被那一碗滚热的麻辣汤给逼出了体外。

    在经过2路公交车站牌的时候,我发现在人行道上府卧着一个双腿严重扭曲,衣服褴褛的乞丐。他的身下铺着一条破烂不堪的毛毯,其中一条肌肉萎缩的右腿绾着裤腿,径直暴露在寒气中。任凭细碎的雪花飘落在冻得如紫茄一般的肌肤上。他的面部几乎贴到了地面上,被一蓬杂乱的头发掩盖着。而那条暴露在外的残腿好像不是长在他的身体上,只是一件用来博取别人同情的道具。
    我把刚才的小吃店里找回来的两元硬币,投到他面前的一个搪瓷缸里。两声轻响,那个乞丐意识到了什么,抬起那张满是污垢的脸,投给我们一个感激的笑容。继而,他用一种异样的眼神看着我们。
    在我们走开的时候,朋友叹息了一声对我说:“那个乞丐很可怜,我在这条路上已经遇到他多次了。而我想更可怜的是,他只不过是别人用来赚钱的工具。我们施舍给他的钱,可能他一分也得不到。”
    是啊,我想像他这样一个双腿严重残疾的人,凭个人的力气,是无论如何也走不到这儿来的。我忽然想起夏天的时候,在长途站附近遇到的一件窝心事。那次,我刚走出长途站,一个身材矮小、肤色黧黑的女子朝我走过来。我背着一个大大的帆布包,朝我恳求道:“师傅,能帮帮忙吗?”而后她告诉我,她在打工时被老板骗了,没有拿到一分钱工资。她现在想买一张回老家的车票,可是还差4元钱。
    我几乎没有犹豫便从包里掏出一张5元的纸币。然而,半个月之后,我在长途站的候车室门口又遇见了那个女子。她还是恳求我帮忙,遭遇也像她上次所说的一样。当我质问她的时候,她悻悻地走开了。
    而身后那个双腿残疾的乞丐,是否也是与别人设计好了一个圈套,骗取了我们的同情心呢?
我和朋友走出不远,从身后传来一阵阵急促的喊声:“两们师傅!请等一下……”我们诧异地停下步子,转身往后看,一件更加令我们惊讶的事情发生了。那个刚才俯卧在一块木板上,在木板的两侧各安装了两个轴承。这样,他用戴着手套的双手撑地,双手往后一扒,他的身体就朝前“行走”一步。
    我和朋友见他吃力的样子,便朝他迎过去。
他嗫嚅地问道:“两位师傅,能否帮俺一个忙?”
    我疑惑地问道:“我们能帮你什么呢?”
    乞丐褪下满是污渍的手套,费了好大劲才从破旧的棉衣里面掏出一张皱皱巴巴的纸条和一个塑料袋,里面盛着一些零币。
    他用手指了指旁边那家邮政储蓄银行,对我们说:“麻烦两位师傅帮俺往家里汇点钱好吗?”
    我笑着问:“难道你不怕我俩将钱骗走了?”
    乞丐咧开嘴笑了,而后很自信地说:“俺守在这儿多半天了,认准你俩是好人,决不会骗俺的。”随后,他抬起手臂,把那个盛满散币的塑料袋递给我们说:“这是152块钱,你们帮俺汇150块,另外两块是手续费。”
    朋友在旁边问:“这么冷的天,你为什么不回家,还要在外面乞讨呢?”
    乞丐脸上的笑容凝固了,继而伤感地说:“俺已经两年没有回家了。俺的父亲早就死了,家里还有一个弟弟和一个妹妹,也都是先天性的残疾,比俺还要严重。俺若呆在家里,母亲就没有一点指盼了。后来,俺就让几位老乡把俺捎了出来,这样俺就可以为家里减少一点负担。”
    我没再犹豫,跟朋友一起朝那家邮政储蓄银行走去。在填写汇款单的时候,朋友掏出钱包,拿出50元钱对我说:“咱给他凑个整数吧,也算是给他母亲的一点心意。”
    当我们把那些零币递给汇兑员时,她用诧异的眼神打量着我俩。我跟她解释之后,她才把眼神从我们身上移开,埋头核对桌上的那一堆零币。
    我们从那家邮政储蓄银行里出来,将汇款的凭据递给那个乞丐。他看到上面的汇款金额之后,愣了一会,瞬间便明白过来。此时,他只能不停地朝我们作揖,以表达内心的感激。
    在离开的时候,我善意地提醒那个乞丐说:“你以后再往家里汇款的时候,应该找一个熟识的人,否则很容易吃亏的。”
    乞丐感激地笑了,可是他仍像先前一样自信地说:“俺以前都是这样做的,俺相信天下还是好人多。他们也都像您一样,从来没有骗过俺。”
    在返回的路上,我的脑海中一直浮现着那个乞丐的身影。我不知道他是凭借什么样的毅力,拖着两条残腿,在这个异乡的城市生活了两年;我更不知道,他需要付出多大的勇气来面对这个寒冷的冬天。此时,我只想问自己:“如果你也遭受他一样的厄运,会像他一样勇敢地面对生活吗?”
    请不要因为一次微不足道的善举曾遭受过欺骗,便放弃了助人的美德。我们应该相信,总有一份施舍会温暖一片雪花。